产品展示
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品展示 >

10个月蒸发超10000亿 快手裁员细节

发布日期:2022-01-05 12:03 来源:未知 点击:

快手亟需一个新故事。

记者 | 韩希言

编辑 | 吴晋娜

近日,一位快手员工向铅笔道透露:快手正经历真实裁员。她所在的边缘小组就在月初近乎全军覆没,她自己也是其中一员,裁员时甚至不看绩效。

据媒体报道以及快手员工爆料,快手正经历一场大规模裁员。有员工称,“搬家和离职之间,二选一。”“快手国际化裁员幅度达到30%。”“整体裁员幅度达到10%-15%。”

针对裁员传闻,对外界舆论消息一直敏感的快手方面一直未正式回应。铅笔道也就近日的一系列裁员消息向快手方面求证,但截至发稿也未得到回复。

这两年,快手屡次遭遇“卡点”。股价的断崖式下跌、强大竞争对手的存在、短视频红利的消退、快手内部组织的问题显现,一个个都成为快手发展的阻碍。自今年2月份上市以来,快手市值已蒸发超10000亿。

一位投资人接受媒体采访时评价道,快手最大的问题是经营情况不及预期。一些投资人认为,快手可以通过烧钱缩小与抖音的差距,所以前期给了快手很高的估值,但事实证明,目前这个目标很难做到。

所以快手求变,从降本增效的裁员到“一把手”交接的逻辑都是如此。不过,无论做何调整,快手都亟需一个重新说服资本市场的故事。

-01 -

快手员工年关难过

互联网人年关难过,继爱奇艺之后,快手的员工也陷入裁员危机当中。

12月8日,据澎湃新闻报道,快手在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深圳四地的商业化团队将在年底前完成转型,其中部分业务条线将被取消。而剩余的业务条线,将在12月底前将办公地点调整到杭州。“搬家和离职之间,二选一。”

有员工透露,“不愿意去杭州的员工都在等待离职。”目前,由于裁员的补偿方案尚未谈妥,大部分员工谈及此事,十分谨慎。

还有员工表示,此次裁员为年底优化的一部分,本次裁员涉及主站、国际化、商业化等多个部分。

据了解,快手本次裁员主要针对的是绩效不达标的员工,其中主要包括绩效为C及以下的员工,但在优化绩效C员工的同时,也有不少B、B+的员工被劝退。个别员工称自己,“技术岗,绩效为B,领导保了半天也没保住。”

HR会通知目标员工让其主动发起离职,有员工称所在小组四、五个人被要求在春节前离开。主动离职可获得N+1赔偿。部分员工表示:“如不接受离职,会被以背调为由做威胁。”

一位快手员工对铅笔道透露,裁员情况属实,她所在的边缘小组就近乎全军覆没。据她所说,边缘部门的裁员工作甚至不看绩效。

实际上,快手裁员早有风向。此前就有快手员工在职场社交平台上爆料称,快手此次裁员范围不仅包括基层员工,部分年龄超过35岁、非技术岗位的高管团队也被裁员,其中不少人的年薪达到百万级别。

至于裁员比例,有快手员工在社交媒体上爆料称,此次快手国际化裁员幅度达到30%。也有员工称,目前整体的裁员幅度达到10%-15%。

铅笔道就裁员消息向快手相关人士进行求证,但截至发稿未得到回复。

2021年11月,在快手第三季度电话会议上,程一笑说过,“快手对降本增效一直抱有很大的决心,并已从第三季度开始付诸行动。”

而快手本次的裁员潮无疑就是“降本增效”的体现。快手2021年三季报显示,第三季度公司亏损74亿元,而前三季亏损高达219亿元,源于销售成本和各项费用快速上升,其中增加雇员人数导致薪酬开支上升是重要原因。前三季,包括61亿元的期权激励开支在内,公司的雇员福利开支达到160亿元。

本次裁员传闻中,涉及到的大多是边缘化、不赚钱亦或者是因政策发生变化而不得不进行缩减的业务。也因此,有些业内人士表示,裁员对公司来说也并不意味着一定是件坏事,某种意义上意味着互联网的无序化扩张的结束,主业维稳、收拢的时代到来。

-02 -

“快手似乎做什么都慢”

这两年快手过得并不顺遂。

从股价的起伏可见一斑。今年初,快手以“短视频第一股”的身份上市,股价一度突破400港元,市值逼近2万亿大关,但旋即一路下跌,目前股价还不到90港元,市值蒸发过万亿元。

一位投资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评价道,快手最大的问题是经营情况不及预期。一些投资人认为快手可以通过烧钱,缩小与抖音的差距,所以前期给了快手很高的估值,但事实证明目前很难做到。

抖音一直是快手绕不过去的痛。作为短视频领域的开创者,快手之前就抢占了市场先机,但是之后被竞争对手抖音超过,快手也从行业的领导者变成追逐者。

最新的数据显示,抖音日活已经高达6亿人次,快手在3.2亿左右。虽然二者依然稳坐短视频领域头两把交椅,但差距实在不小。而且,2021年Q2快手财报显示,当季度公司日活2.932亿,不及Q1的2.953亿,用户数量出现萎缩。

曾经快手与抖音二者差异化明显,但现在抖音早已向快手的腹地进军。目前抖音极速版已实现2.37亿MAU,四/五线用户占比和高龄用户占比均高于主站水平。

抖音还加大了下沉市场喜闻乐见内容的引入,当下大火的“张同学”就是抖音发力下沉市场最为典型的例子。相比之下,由于快手撕不掉“土味”标签,在往一二线城市渗透过程中,用户的接受度并不太高。

“此前的快手似乎做什么都慢。”这是多位研究快手的专家得出的答案。

在媒体报道中,有快手员工提到,程一笑每天会花好几个小时刷快手上的视频和互动内容,他会关注到很多快手运营和产品经理都没能及时发现的细微变化,并以此要求团队进行产品的修改、更新。

快手的掌舵人之前似乎更专注于产品打磨上。但当被抖音超越之后,快手又“如梦初醒”,专心战斗。

宿华、程一笑曾发布过全员内部信,宿华在内部信中表示,“‘慢公司’正在成为我们的标签,这让我们寝食难安”,“平庸的公司没有未来”,“松散的组织、佛系的态度,我们对现状很不满意”。

强行提速肯定会衍生出新的问题。学者吴伯凡认为,快手这家具有慢基因的公司被迫成为了一家快公司,这个时候出现了一系列的混乱,尤其是它的组织能力与它的业务内容、业务范围出现了一种严重的不对称。

快手前50号员工朱蓝天在写《谈谈我司的病》时揭露:员工普遍不了解公司战略和战术,对公司做的事情存在大量疑虑;做事推进特别累,跨部门很累,不跨部门也累,公司存在大量暗中较劲的业务部门,派系林立。

这一点,一位刚从快手离职不久的员工也向铅笔道透露:“内部搞小团体很严重。”

此外,整个外部大环境也发生了变化。如今,中国网络视频(含短视频)用户规模达9.27亿,占网民整体的93.7%。其中短视频用户规模达8.73亿,占网民整体的88.3%。

当互联网红利开始消退的时候,快手面对的将是一个存量市场的竞争。

-03 -

让快手的商业化快起来

快手上一次引起热议是因为“一把手”交割。

10月29日晚间,快手发布公告称,董事会已同意公司联合创始人宿华辞去首席执行官一职,并已批准联合创始人程一笑担任该职务。

△ 宿华与程一笑

公告还显示,宿华将继续担任董事长、执行董事、薪酬委员会委员,负责制定公司长期战略。程一笑作为首席执行官将负责公司日常运营及业务发展,并向董事长宿华汇报。

快手求变,所以主动终结了公司最高领导层“双核”管理的模式,创始人与职业经理人的角色再次发生互换。多数行业人士认为,在这样的节点,快手需要更换CEO,为快手带来改变和打开新的局面。

无论作何调整,快手亟需一个能够说服资本市场的新故事。

快手商业化有三驾马车:直播、广告以及电商。程一笑说过,在直播行业整体下行的大背景下,广告和电商是未来快手的战略重点。

广告自然是金饭碗。2021年快手的Q3财报显示,快手线上营销服务(广告)收入109亿元,同比增长76.5%;直播收入77亿元,环比增长7.4%;其他服务取得收入19亿元,同比增长53%。

从今年下半年快手的动向来看,电商会是快手未来的战略重点。

现在,于电商业务上有些掉队的快手在大谈“信任电商”,最近又提出了“新市井”概念。让直播电商平台不再是单独卖货的窗口,而变成了一条绵延不绝的商业街。快手电商作为一个建立在人际关系网上的庞大生态,“信任”将是构成其黏性的社交货币。

理论上来讲,“信任电商”确实有操作的可能性:快手由于平台主播和粉丝建立了强信任关系,所以复购率相对更高。

除此之外,还有二手电商。12月7日,快手发布公告称,扩大二手商品经营品类规模,二手服饰、二手母婴、二手玩具、二手时尚服饰等多种品类,逐步开放,基本涵盖二手产品的各个领域。

不过,被快手寄予众望的电商业务也并不足以支撑起快手的未来:今年双十一前,快手甚至将今年电商GMV目标从原来的7500亿-8000亿元下调至6500亿元。

如何让快手的商业化“快起来”,这个急迫的问题,摆在了程一笑这位“新”掌舵人面前。

参考资料:

《被抖音压制的快手,正在努力守住亚军》财经

《网传裁员30%,快手正在被抖音杀死?》观察者网

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铅笔道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和讯网立场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